全本书屋> 第01章母女共侍 > 免费小说 > 放飞昨日的梦想 > 第十一章

放飞昨日的梦想:第十一章

小说:放飞昨日的梦想作者:福福的哥

阿福低头声道,从就怕爸爸,看到爸爸生气了,阿福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嗯,想起来了,你说这些领导也是没事找事,我们都说不要稿费了,还让我们去做什么?阿福,要不干脆,我们连署名都不要,让他们自己去折腾,我们不管了,实在不行,我们退稿,总可以吧。

    旁边秦校长和葛老师听了心里直犯酸:还不要署名,还要退稿,你知道你儿子写了什么吗?你知道它惊动了多少领导吗?你知道这本书有多么重要吗?真是无知者无畏啊。

校长忙说道:缪家长,不行,稿件不能退,署名权更不能让,阿福也必须得去。

这是他最好的机会。

他的这本书太重要了,对他的一生都很重要,所以他必须参加!    他的一生?你不是说笑吧?他一个才六岁的孩子都做了什么影响他一生的事?不是犯法了吧?爸爸的话一出口旁边的家人都紧张了,妈妈差点就准备把阿福藏到怀里不让人看见。

    缪福没有犯法,相反他写一篇非常伟大的文章,现在省教育厅准备重点推广他的这本书,所以他必须到场。

秦校长忙说道,看着全家人还是似懂非懂的样子,想了一下又说道:我告诉你们,阿福的这本书就像你们种田人用的化肥,没有化肥庄稼就长不好,有了化肥庄稼就长得旺,而阿福的这本书对于我们所有的老师来说,就是我们老师的化肥,有了这本书,所有的老师就能上好课,你们明白缪福这本书的重要性了吗?    听着秦校长的介绍,大家缓缓的想了一下,爸爸奇道:我说阿福,你到底做什么了?写的什么啊?怎么都成了老师的化肥了?难道原来老师没有你这本书就相当于农民没化肥,所以就教不好学生?    阿福干咳了一下,说:不是,原来老师就讲得很好,只是有了我这本书,会变得更好一点,你们也别听校长吹捧,就是简单一本书而已。

    秦校长道:是真的,对我们老师来说很重要的一本书,非常重要!    爸爸说道:好了,我明白了,也就是说,阿福写了一本对你们老师来说很重要的一本书,上面决定推广,所以请阿福去开会,是这个意思吗?    秦校长和葛老师终于松了一口气,秦校长说:对,就是这个意思,他必须要去参加。

    会议要几天知道吗?爸爸恢复了平静,智商一下子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通知上说要三天,加上来回二天,总共要五天。

    五天,我的乖乖,我哪有五天的空啊,一天也空不出来啊。

旁边的奶奶终于发言了:你看你整天忙什么分田,早出晚归的,也没见大伙说你什么好,坏话我到是听到不少,我看啊,你还不如不做这个什么村长,陪阿福去南京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爸爸心理明白奶奶为什么这么说,就这个村长当上才不到一个月,赶上分田,村里人谁都想要好田,远的差的谁都不想要,他组织了好几次组会议,让大家想办法,最后决定按居民人数,好田分成多少份,差田分成多少份,大家抓阄,抓到哪儿算哪儿,要是不合适你可以找别人换,只要双方同意就行,就这样做了后,还有人抓到不喜欢的,说什么话的人都有了,有人说,村长搞黑幕了,什么什么村长亲威分到好田了,有的说村长故意针对了,说对自己不公了,还有人见村长家盖新房说村长家贪污了,有人送礼才分到好田了,等等,爸爸心里也很难受,是啊,贪污,贪污你个鬼,我当上才一个月,上面一分拨款没有,下面二缴当时农村的‘二上缴’指缴钱缴粮一点没收,我贪污你个头啊。

我家好几千的存款,我贪污?爸爸心理自己嘀咕,嘴里还说道:妈,这是两回事,这村民有些意见,过段时间他们就明白了,我没做亏心事就不怕鬼敲门,这村长我还要当定了,我倒不信他们还要怎么说。

    秦校长看明白了,原来他们不是不让阿福去南京,只是没人陪着不放心啊。

也是,让一个六岁的孩子一个人跑那么远能放心才怪呢。

秦校长想了一下说:要是你们放心我的话,我陪着阿福去南京,你们看行不。

    秦校长说:怎么,你们觉得我老得走不动了?放心吧,我也好久没怎么出去看看了,正好趁这个机会,去南京玩几天,怎么样?    爸爸和家人交换了一下眼色,道:好吧,校长愿意帮我们看阿福,我们自然愿意了。

那就麻烦校长了。

    议定就是商量出发时间了,听到说明天早上就要走,奶奶忙去收拾东西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也就五点多些,阿福就起床了,外面是县办来的一辆吉普,据说是县高官特别批准的一辆专车,这次和阿福一起去南京的不但有秦校长还有那们教育局张局长。

从阿福家到县城接到人后,一行人就晃晃悠悠的直奔南京而去,阿福让颠得晕头转向,好在没吐。

不过路上休息吃饭的时候,阿福也没敢吃多少,到了南京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多了,张局长找到教育厅报道后,就在教育厅招待所开了房间,大家各自回房休息,阿福和秦校长分在一间里,阿福拿到了这几天的日程安排,根据计划,阿福明天上午要做一个介绍,介绍一下如何想到创作这本书,以及核心理念。

会议的第二天也就是后天,阿福将要现场示范一下这种方式,要给一众人上一次课,给了三个课题,让阿福选择一个。

第三天,就是最后一天上午,将要进行答辩,阿福将回答问题。

下午总结大会,省厅领导将到现场。

看到时间如此紧张,阿福有点奇怪,一般像这种任务都应该早就通知到当事人了,为什么到现在才告知要讲的内容呢?难道有人故意为难俺?管他呢,实力才是最能说话的。

阿福沉思了一会,开始根据安排构思明天的演讲稿以及后天的课堂安排。

    几天后,阿福突然感觉有点不太对,先是县教育局来了二位同志,和阿福一起说了一堆废话,阿福也没明白他们说的什么,只知道他们一直在说阿福有任何困难尽管提,县教育局是阿福的坚强后盾。

阿福哈哈应付了过去。

不料当天下午又来了好几位,还是从南京来的,据他们自己介绍,好像还是从南京来的,有省教育厅的,有学老师,还有一个大学老师,这次倒说的阿福有点明白,他们很多话都在和阿福讨论教育方法,阿福估计他们看到了《有效学习方法》这本书了,阿福也没藏私,有什么说什么,对于正确的有道理的观点,阿福一脸感谢,对于有点强词夺理的话,阿福也在呵呵的陪着笑,有一个领导说了句:我们算不算帮你一起研究了有效学习的内容?    阿福听到这话有些紧张,他不明白这里面有什么内幕,所以阿福就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装傻充嫩,含混了过去。

几个人找阿福聊了一个多时,看阿福一直不松口,也就告辞而去。

后来阿福才知道,原来这几位是看到了阿福的《有效学习方法》一书,深知这本书的重要意义,加上得知省厅正准备向全省教师推广这种教学方法,他们也就想混点名气,以为一个六岁的孩哄哄就行,只要阿福开口,在作者名字栏加上他们的名字,哪怕是第二第三作者都是了不得的成绩啊,谁知道,这个男孩不好对付,说到关键就不吱声了,他们没办法只能作罢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